月亮地

假说

上帝说,你应该是个无神论者。

谁都不要信吧,也不要信你自己,因为你会发现自己根本很陌生,陌生得让你恐惧。

你是个错误的存在,但是谁都不能说出你错在了哪里,当你小心向人抱怨时,会有人和你说“你不要这么想,你明明很棒”,或是“你这样就自暴自弃了吗?我比你错的更离谱”,“你只是想得太多了”。

这些发自内心对你的关心夸奖,讽刺鄙夷,无言搪塞,你都不要去信。

没有人会完完全全站在你的角度去设想,而知道自己不能完全明白你的感受的人根本就不会开口说些什么。

是不是觉得更加没有人理解你了,实际上本来就没有人必须要理解你。

因为那种“你是个错误”的可怕的声音,是深扎在你心底的,哪怕你嘶吼呐喊,也无法掩盖住它。

那像是来自另一个维度的声音,你无能为力,也没有人能为你藏进耳底。

你不想要再存在于此,你多想离开呀,却有人会想方设法阻止你,他们告诉你你应该怎么怎么做,告诉你你对他们来讲有多么多么重要,你也不应当去信。

你被锁在这个不属于你的钢板床上,觉得什么都不对,你不该是你,至少不应该是以现在的形式苟活着,可你的每一个行为都符合你此时的错误形式,你觉得很矛盾。

越来越不认识自己,你觉得非常恐惧。

你觉得自己像个小丑,每个人都在玩弄你,又一本正经的告诉你你不能不做一个小丑,你本能地想要反抗,想说你并不是一个小丑,可是又下意识地给每一个人陪笑,你在心里惊得跺脚,自己竟把自己的自尊碾在脚下,气得你想反手给自己两个耳巴子,可惜人人都笑着看你呢,可把你憋坏了。

你越来越害怕,连一草一木都要以怀疑的眼光去琢磨,要狠狠地诅咒每一个将目光在你身上多停留了哪怕只有一秒的擦肩而过的人,要尽量去回避那些竟然无条件对你好的人,因为你觉得不安全,因为他们让你恐惧。

没有人理你时你会寂寞,会难过,大家对你好时你会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会感到绝望。

你矛盾极了,狂躁症频频爆发,你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想把手头的东西能砸多响就砸多响,能砸多碎就砸多碎。

你宁愿自己一个人存在于一个没有其他任何生物的冰原上,然后狂躁哭喊着砸碎每一块完整的冰,要砸得比你嘶哑的叫声还要响。

所以你连父母都不要去爱,连恋人的存在都要扼杀在摇篮里。

你想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自己,又有人告诉你你应当先为了别人而活,再为自己而活,可是你谁都不在乎呢,你当然不要去信。

又回想起来,把自己交给自己?

太可怕了,自己是谁,多么陌生。

你这才想起,其实你根本不认识自己。

你就好生做一个无神论者吧,连什么狗屁上帝,也不要去信吧。


评论
热度(49)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