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眯着眼往前走,我以为我走在夜空里。

我们在人潮汹涌中大声地说悄悄话,除了你和我,汇不进任何人的脑海。
我们共用同一颗心脏,我流下的眼泪被你含在咽喉。
我走在漆黑的闪着白漆的地面上时你记得吗?
我挥舞在深夜萤火般月光下的双手你记得吗?

马在奔跑,前方是悬崖。
她亲吻马的额头,伸手捂上它的眼睛。

Schlucht,

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告诉我

馬鹿

我放弃所有人了。
第一个是我的挣扎

“我活一世,所有作为作品只为一个'表达',也只求一个'表达'。但仅此而已,却不足以支撑我活在世上。当我学会如何活在世上,我的所有作为作品就将分一大半用来试探摸索,用来融世而活,剩下一小半,就已经不足以用来表达我妄图表达的东西了。”

船夫

船夫向没有生命遍及的地方驶去,一头栽去漆黑的湖。
他抬头望着青山之上呼吸着死气的巨大女性,她美丽的脸庞也映着船夫一人的眼瞳。她双唇毫不震颤,双手毫不动弹,双腿植入山川,只双眼一升一落。
她也只是紧紧望着小船。
她望着那小船驶入,望着船夫望向她的漆黑眼瞳,望着被整个世界遗忘的黑湖与青山。
她也望着那小船上后来平放着那人驶来的船桨,和那人两只小小的安安静静的布鞋。
她总是不为所动的,哪怕山崩地裂,风雨穿膛,那双眼总是直直盯着小船,那双唇总是不带有一丝颤动。
她与黑湖青山一体,只双眼一升一落。

船夫

1 / 21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