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ing garbage

for you

脚踏星辰

如火烧

国王的金弓与上帝的青鸟

11-12 16:24

我坐在火车上,坐在第三排,抬眼看见这节车厢的门,冬日伊始的太阳投进来。我突然幻想所有人和行李都蒸发了,剩我坐在座位上,他打开车厢门走进来,提着他的刀,双眼和刀面一起闪烁着阳光。

车再也不会停了,不停也好,去天堂、地狱,哪里都可以。 

咫尺

薛定谔的虫

一小时前发的那张不是他们的结局,我还不知道他们最适合什么结局,所以什么样的发展我都想画一下……他们的一切都是开放式的,怎么想都可以,是薛定谔的虫😐


我自己想过最病的剧情是,跳崖确实是真的,只是有翅膀的虫坚信是自己做梦,所以一次又一次飞下悬崖大海捞虫。旧梦那张就是抱着这个想法画的。(应该还是挺病的)


今天这张是睡前冒出来的想法,特地备忘录写了一下:

“兴许这样能让你对我的停留感到安心,或是更加恐惧了?

我是真正的做出牺牲,或依旧是自我感动?

当痛意袭来,我发现我无法辨认二者。

我也再不能死于太阳的灼热了。”


“这样做你能接受我的慈悲吗?

我们一起死于悬崖吧。”

我梦见了梦里偶尔会走近的一栋破旧大楼!有些怀念它,因为只有它里面的厕所和我梦里的其他所有大楼厕所风格不一样。它太破旧了。

我梦里的大楼们,一般都有很多很多间厕所,进去后会分很多很多区,每个区里再分很多很多个蹲位。采光格外地好,很容易就拥有能铺满所有蹲位的阳光,或者灯光。这些厕所们几乎都是这样风格,不同点在于每个隔间有没有门。

这样的厕所们,在梦里往往用来藏人、藏剧情中的重要物品、藏危险的见不得人的东西,是危险又不诚实的地点。


相反那栋破旧大楼的厕所,灯光昏暗、一眼望到头,是安全又诚实的地点。它太不一样了。


我发现我经常能梦到一些很破旧的地方,而且它们只出现在半夜。

比如我梦到...

1 / 45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