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地

有什么可以供我掬饮?

FUCK
YOU
BITCH

我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了我的画上。

五年份的少年儿童脸
没有找12年的

一段我流感想:
想沉迷一些东西,能激起我情绪波动。我想要情绪波动,来激起创作欲。我缺少艺术性的波动。

什么是艺术性的?能让你想画画?

河川 00:00:06


河川 00:00:09
因为在我的观念里,艺术

河川 00:00:36
是个主观,却又被困在大众里的东西

河川 00:00:39
艺术很矛盾

河川 00:00:54
它拥有所有不同的灵魂

河川 00:01:04
却又充满平庸

河川 00:01:20
“艺术性的”,在我看来

河川 00:02:10
就是能让我意识到自己向死,同时又将我钉在生活里的特性

河川 00:04:03
我热衷于研究这些创作品里的情绪,那些细碎的月亮,平...

发发作业

“XX爱好者”这样的词汇对我来说非常遥远。
我很向往却也不向往沉浸于某一领域,去探索、求知,去在这片海域里翱翔的感觉。我往往只会沉浸于一片海域里的某一只贝壳。

对这文明历史发展地图上任一地壳板块感到深切地热爱并一路探索下去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呢?
羡慕之余也感到奇怪的庆幸。我很难找到同类,并且会一次又一次为自己身而为人却如此浅薄感到痛苦。我像是一个人踏在极点上,四面八方每一板块于我都是不具有吸引力的没用的温暖。温暖是非常美好啊,但我是呼吸着冰粒的极点人。能够真正被吸引,跨过极点去拥抱那些板块的人,真是令我羡慕啊……一心扑在对自己感兴趣的领域的潜心研究上,大家都非常迷人。(对任一领域都无法产生完全的兴趣...

二零一五年八月
那日
日落时我死去
在你刀下
活成雾和风

锈色的树都向你靠拢
我被世人的恐惧埋下
又被萌生在黑暗土壤的心悸掘出

在你
刀锋下溢血的脖颈
我的每一颗红细胞
杀死血小板
闯往你
在遥远的梦里
在那儿,在你刀下
我活成雾和风

活成雾和风?

就拥住你闯入我梦里的那一瞬
是我此间第一次遇见你
绝不是你第一次遇见我
那是永恒
是拥有金黄柔软内核的切面
是黄昏上紧紧依拢的树
是沾染罪恶的行刑处
是溶有太阳的海

你闯来
以罪孽铸成的刀
砍开了无数灵魂与肉体的相扣十指
砍开了囚禁我兴奋血液的咽喉
砍开了牵握天堂地狱的绳索

你刀里有闪烁心跳啊
像血海中一滴蓝
结束过千万,留我一个
活成雾和风

我牵住你
紧跟你
听着你
像你要求的

请将秘密告诉我
我将是这世上第二个
和最后一...

1 / 25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