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地

May we live and we die.

填补

渔网连系在两只船上,工作是
像人一样呼吸
捞来零零碎碎的话语、跌跌撞撞的海波
和从不经事的海鱼
海鱼没有人拥有的呼吸
但拥有人没有的月亮
蓝色或绿色的,是罪者
使海底从金黄消逝
在它们的眼里或胃里,唱着
“没有任何事情拥有结局。” ​​​

你弯折九十度地走,从悬崖拐到树梢
你像树叶向下坠入雨地里的天空一样地走
你看那个方形的星是我、
六面的金字塔是我、
所有发声的哑巴和沉默的麦克风是我
“我们无法批判人的好坏,你站在云上看,矮人也高,高人也矮。”
逼迫世人听闻如此废话的白纸黑字也是我
我是,所有的矛盾体
一旦我站在地心,朝着任一方向走
都会穿过无数个你

溶かして

today🏃

一些线

分享セカイイチ的单曲《Grave of Music》http://music.163.com/song/408532377?userid=318600970

一段聊天记录

河川 00:28:03
我一直觉得,人作为人活着,就是灵魂和肉体的求同存异的过程

河川 00:28:10
是一直在进行磨合的

河川 00:28:22
思想灵魂和肉体是两种存在

河川 00:28:43
你的肉体的功能使食物变得丑陋了

河川 00:28:55
却是思想在承受这种负担

河川 00:29:22
其实有些不公平?

河川 00:29:41
(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河川 00:33:17
我觉得说不定是肉体在操控思想

河川 00:33:28
所有的罪都是思想来受

河川 00:33:41
如果思想不用受罪的话,自残根本就不算什么呀

河川 00:34:14
大脑也是肉体嘛

河...

我才不喜欢画画呢。
没有人会在怀抱喜爱之情时同时将恨意背在身后。“喜欢”是玻璃糖纸、花、氢气球。喜欢一件事时,抬手就可以拥抱月亮。
爱就不一样了。爱需要求同存异,需要承担同等的恨意。爱有多重,恨就有多重。
我明白我是恨画画的。我画画大部分时候不为心理上的快感,我是在与它争吵,与它行欢愉之事,与它完成双方平等的求同存异。
它会替我进行我做不到的交流,而我会被它拽进土地里。

我得学会习惯对自己讲肯定句。

1 / 23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