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地

单独发一下今年一月画的这张画,当时发出来没提到给它起的名字,顺便让它有些脸面,名叫《致歉》。(这个名字和我说的话无关)

单独发一遍的目的很简单,我觉得它更值得被更多人喜欢,并且如果有人看着它觉得构图、动作、元素很眼熟,请意识到我画在先。

半小时前无意点进一位朋友的主页看见一张有些微妙的画,但不想引起口角,也怕被人说是我神经过敏,在此不点透,希望这位朋友看见能稍加思考。 

一般我看见有“学风格”嫌疑的画都不大有所谓,因为我自己也正处于一个很稚拙的阶段,一个学习与吸收的阶段。在更加不成熟的时期,也做出过对着憧憬的画手依葫芦画瓢这种也许伤人而不自知的行为,眼界开阔一些后才清楚认识到自己原来有多盲目。我想在那时,被我学习过的人眼中的我和我眼中的比我更迷茫一些的人们是差不多的。不可否认,大多数人很难跨越这种难以自知的学习阶段。
但是,学习和照搬总归是不大一样的。人各有异,也许他人看来不至于,但有些东西在我看来,是我的就是我的,有些事情在我看来,我会不高兴就是会不高兴。

我肚量不大,吐出些车轱辘话,望大家海涵

评论(14)
热度(448)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