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ing garbage

在刽子手之后,我渐渐会梦到与人恋爱。对象几乎都是男孩,有几次是同一个女孩。

我梦到过高一时喜欢过的(也是唯一一个喜欢过的)男生。我梦见自己一间教室又一间教室地去找他,只是想看他一眼。每见一次,他的教室就会离我的教室又远一些。所有教室的落地窗都打进来玫红色的黄昏。

我也梦到过现实中没有见过的几位男孩。
我梦见其中的一个男孩曾领我上深夜里锈色的瞭望塔,远处没有海或是星,只有一座又一座瞭望塔。我在瞭望塔上看瞭望塔,看恋人突然消失,看一条黑色的狗跑上旁边的一座瞭望塔,失足摔下死去。
我梦见其中的另一个男孩有好复杂的身份,他在剧情中充当那个“常常匆忙离席的人”,也没有几句台词,只在最后忽然说,我们成为恋人吧,然后匆忙离席。
我还梦见过与另一个男孩扮一日恋人,二十四小时里,我们不停搭乘灰蓝色的铁皮火车,不停地上下楼梯,淋感受不到的雨。傍晚到了,他说那我们不再联系了,我说好。
我不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眼睛。

现实里我对性别没有任何要求,如果我喜欢,不在乎男女。梦里对象除那一位姑娘外,几乎固定为男孩,不知是不是对刽子手的执念。

评论(5)
热度(284)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