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地

想起来前两天的梦,梦见自己跑去刑场体验了一把死刑。
刑场里有很多人,有真的死刑犯,也有不少和我一样闲得紧来体验的人。死刑也有很多种,奇奇怪怪杂七杂八,枪毙看起来就非常普通了。
我选了一种拿一个白色的像吸管一样的粗针管往脊椎注射毒素的死刑,感觉很真实,痛感以针孔为起点向头顶和手指脚趾蔓延,剧痛之后就开始酸麻,失去知觉,只有大脑潜意识里认为身体在下沉,好像陷进了沙海,沙从七窍涌入,填满了每一寸皮肉,心脏麻痹陷入昏迷,跟睡了一觉没啥区别。
体验完了醒来后场景就转换到家里,我从床上爬起来,突然有一个人不知道怎么闯进了我家,自称是刑场的工作人员,现怀疑我是行刑失效的在逃死刑犯,要将我缉拿归案。
我奋力解释我不是犯人,我只是去体验死刑的,那人不信,还想强行抓我走。
我突然就出离愤怒了,倒不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而仅仅是因为脑子里回荡着的“你他妈敢冤枉我”的念头。
我红着眼睛歇斯底里地嘶吼,胡抓乱打,然后怎么的不记得了,反正好像没有被带走。
醒来之后我依然出离愤怒着,不爽的情绪过了很久才消停了下来。
写到这突然又想起来挺久之前的一个梦,梦见自己得了什么癌,反正是内脏上的。
梦里这种癌症的设定比较奇特,犯病三次就会死。
我在梦里犯病次数并没有达到三次,所以整个梦都是我的等死过程……只是这个过程一点也不难熬,反而惬意非常,惬意到我至今回忆起来依旧不得不承认,这是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做过最惬意的一个梦。
梦里的我从知道自己行将就木命不久矣开始就莫名地心如止水,平静到了一种近乎坦然甚至于满足的地步,猝不及防地就结束了我的浮躁生活,开始优哉游哉地享受起掐着日子等待驾鹤西去的仙人日子。
说实话,真是羡慕这个梦里的自己啊。
其实是昨天发在微博的,突然想发在这边看看能不能收到有趣的评论,要是没有人理我的话明天放假回来删啦……

评论(22)
热度(46)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