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地

旧事

后来啊
酒也干了
沙丘在烈日下旋转
旋转着,如同写不完的墨
画不完的线
走不完的路
舍不下的命
上古有大椿者
以八千岁为春
八千岁为秋
愿以这酒为沃土
葬我笃信的神佛
树根深扎其耳目
大不敬,语神佛
人间种种,只是四大皆空
徐徐
漫漫

评论(3)
热度(33)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