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ing garbage

解剖室

一些废话,还有最近画里出现的人物设定相关



心碎才(给我)带来快乐啊!然后快乐再伴随着心碎。

我觉得我今天想到的那句太天才了,我心碎成沙漠,沙漠无际,但风一吹就散。

这是缓慢消散的良性循环 ​​​


凌晨三四点是我最活跃的时间段,从身到心都比白天更活跃,起床后的五个小时以内基本都躺着不想动弹。

有时候我想成为我自己设定的小夜人,心脏是月亮的影子,透明着活一个夜晚,就死了,拥抱和命运约好的、逃不了的、恐怖又甜美的死亡。

对于我画的故事里的小蛾眉月夜人来说,死亡应该不是恐怖的,也不甜美,他甚至都没有感受到它的存在,他死掉的那一刻还沉浸在即将失去的爱里。


想起刽子手了(虽然我随时都有在想他的事),也想起昨天有位朋友私信问我,说那个没有翅膀的、背上有两个洞的小孩儿有没有起名?我说还没有。我的所有人物设定里有名字的小孩儿可能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我知道我为什么不给他们起名字,因为我讨厌自己的名字,也讨厌名字这种东西。虽然我有喜欢的名字,也喜欢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但还是讨厌名字这种东西,就跟“有喜欢的人类但还是讨厌人类群体”一个道理。

我对于笔下的人物抱有一种“不想让他们也受这种讨厌的东西困扰”的想法,近乎自以为无私的自私。

为什么想起刽子手?因为刽子手其实不叫刽子手,他有名字,但我不记得叫什么了。我只好用这种泛化的名词来称谓一个独一无二的他。

之前玩那个“你是什么做成的”测试,我试刽子手,结果是“寂寞、唐辛子和悲伤的灵魂”。仿佛洞察人心的ai,其实只是像词典一般对这个名词很通透罢了。刽子手在这个方面是非常普通的刽子手,他符合泛化的条件。但他独一无二。


关于没有翅膀背上有洞的那个小孩儿,和有翅膀的那个小孩儿,我画过一点情节漫画,关键词搜“虫翅”那条微博就是。(直接复制过来了没注意,lofter上可能得往前翻翻,今年1月份的)

虽然不知道多少人对他们有兴趣,出于我自己的表达欲望,现在就写下设定吧。

他们属于一种喜光的虫,生于山崖,死于逐日。没有翅膀的虫是唯一不能飞向太阳的。虽然他也爱太阳,但生来就没有死于追逐太阳的权利。

性别设定我没想过。我画下来很明显有翅膀的小孩儿有乳房,没有翅膀的小孩儿没有,这样设定其实是很简单粗暴地想利用器官来从视觉上加入一点类似于“母子”的情结象征……可以类比为在情感感知方面有缺陷的特定的一些人对怀有母性的男女性会产生的依赖感?(表达不清,总之我设定得很肤浅)

至于具体的性别设定我没在意,所以也一直没画过下半身的器官,毕竟是裸体嘛我不能如此露骨地表现出自己根本没想明白设定这么毫无责任感(……)

九月八号画的那张“背叛者”,背叛者意指有翅膀的小孩儿


评论(2)
热度(262)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