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地

复制过来作个记录
有些话想说,但没啥中心论点。想了想还是作罢了,我脑子简单,事情都复杂。有困意前说个“爱看不看”性质的故事吧(因为我经常说)
是三年前那场关于刽子手的梦。他长什么样我忘了,依稀记得穿着白衬衫,刽子手杀人,白衬衫却不染血。他一出场就是来提脑袋的。我和其他犯人挤在废弃的游乐场里,鼻腔充斥着铁锈的味道,都恐惧得哆嗦。我排在最后一个。手起刀落的事,很快刀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现在都记得梦里格外清晰的刀的触感。但他没杀我,他看了我一会把刀放下了。
我被他拉走了。他话不多,基本只是给我留一个背影,我循着走去未知的目的地。
我发现那是个游戏一样的世界。天不会亮,也不会黑,像定格在黄昏时。偶有巨大的枯树从天上砸落,在尘土飞杨中缓慢矗立成高大的路标,文字渐渐显现。沿途有很多尸体,很多花草被浇上暗红的血,那些尸体有被枯树砸死的,或是刽子手杀掉的,也许还有别的我不清楚的死法。
刽子手领我走到一幢老式筒子楼门口时,我脑内突然浮现出两段相同的记忆。记忆告诉我,我是来过这里的,这是我第三次踏足这片土地。我在梦里知道自己在做梦,我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我第三次做这个梦。我兴奋不已,转头告诉刽子手,我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走!
“你不知道。”他说,“你不是第三次做这个梦,你是确确实实地第三次踏足这片土地。你将会经历的和你两段记忆中的并不会相同。”
我质疑了他。他答:“这个世界懂得欺骗,你去看前面的路标就会明白。”
因那要高仰着头才能看清字的高大而使人愿意倾尽信任的可靠路标,原来是会撒谎的。那块路标指示的方向与我两段记忆中的并不相同。
那我该相信他的话吗?还是相信自己不过是多次做了同一个梦?不得而知。失落以后,他隐秘地向我透露了些那个世界残酷的秘密,不过醒来后就被我全然忘记了。
没有走到目的地我就醒来了。朦胧之间,我顺嘴对身旁的我妈说,我做了一场以前做过两次的梦……
后来清醒的我仔细搜寻了自己的记忆,发现这个梦确实仅此一次。

是胡言乱语了,不过我终于困了!

评论(10)
热度(231)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