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地

有一段时间沉醉于描绘“永恒”,用粗鄙的文字和醒来记忆拙劣的梦。后来发现永恒不过是最狭窄的一瞬,任何动如静的宽宏都不如它利落的切面深刻。

“It's the sun mingled with the sea.”

太阳溶于大海,像眼球平行于瞳孔的金黄切面,像十四岁的兰波成为的每一个人在空气颗粒中投映的生死简史。 ​​​

评论
热度(224)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