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地

昨晚散步的时候,一直回忆起幼时梦里缱绻的景。
脑子里闪闪烁烁全是纠结又坦然的画面,像一个不长面目的人横在马路中央,用四肢哭泣。
空气里尽是令人清醒的麻醉剂,夜晚紫黄色交织,我全身上下的细胞都通过骨传导交递给我小贩叫卖声、枝叶摩擦声、自行车铃声、无人光顾的电影院里同性爱情片的海浪声、老去的房屋殆尽在黄昏里的歌声。

评论
热度(72)

© 觀夢人 | Powered by LOFTER